<blockquote id="a84ku"></blockquote>
  • <sup id="a84ku"></sup>
  • <samp id="a84ku"></samp>
  • 網站首頁 專欄首頁 學用新思想 學習要求 我為群眾辦實事 眾心向黨·自立自強

    一張收條鑒初心

    2021-09-23

     作者:冉鵬

    一張表面泛黃、殘缺不堪卻字跡清晰的收條,縱高17.1厘米,橫寬12.6厘米;構皮紙,墨筆書寫,七行,行書體。這張看似陳舊而普通的紙條,被群眾親切地稱為“紅軍買豬條”,現存于貴州省博物館,是國家一級文物。收條全文為:“收到紅軍部連買趙姓肥豬一只,國票壹拾伍元正,每張即付銀幣壹元。我軍走后轉來再用,此致,連長陳樹容,公元一九三五年陽歷二月廿號”。

    歷經80多年歲月的收條,猶如一位歷經歲月洗禮而恬靜的老人,無聲訴說著那段艱苦卓絕的崢嶸歲月,訴說著當年革命轉危為安、實現偉大轉折所蘊藏的“勝利密碼”。它是革命隊伍紀律嚴明、嚴格自律的見證,映照著我們黨始終維護群眾利益的不變初心。

    1952年春天,家住貴州遵義市紅花崗區涼水鄉的趙玉琳起了一個大早。一直以來,父親趙金和口中的“傳家寶”,令他充滿好奇。趁著父親不在家,趙玉琳偷偷地打開“傳家寶”——一個木匣子,一張字跡工整清秀的收條呈現在眼前,里面還裝有15張蘇維埃幣。

    在中國革命進程中,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在各根據地曾經印制發行過多種貨幣。這些發行的貨幣,后來被稱為蘇維埃幣,它為中國革命籌集了必需的物資,也為革命勝利提供了保障,是革命政權的體現。

    泛黃的收條,以及那些珍貴的蘇維埃幣,隨著趙玉琳打開的匣子,開始顯于世人,把人們的目光和思緒,拉到那段充滿艱辛且難忘的歲月。

    1935年1月7日凌晨2點,紅軍強渡烏江后,智取遵義城。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義召開擴大會議,這就是著名的遵義會議。

    初到遵義的紅軍先頭部隊,雖衣著破舊,但卻精神抖擻、紀律嚴明,他們不顧嚴寒,選擇在屋檐下、道路旁席地而臥,靜靜休息,沒有人私自闖入群眾住宅、店鋪。紅軍主力部隊到達遵義后,成立蘇維埃銀行,發行蘇維埃幣,在群眾中購買生活用品,并設置蘇維埃幣兌換點,按每天的物價從老百姓手中等價換回蘇維埃幣。紅軍不僅買賣公平,而且對蘇維埃幣進行完全兌現,給當地群眾留下了深刻印象。在遵義停留期間,無論是采購軍需,還是補充物資,紅軍都按照市場價支付錢幣,借用群眾的東西也及時歸還,損壞群眾的東西進行賠償,甚至在群眾家借灶做飯時,都自帶炊具、鹽、米,并負責挑水、劈柴、打掃衛生,不給主人添一點麻煩。嚴明的紀律和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的優良作風,讓紅軍取得了群眾信任,贏得了群眾稱贊。

    1935年2月,紅軍二渡赤水再次途經遵義,受到當地群眾歡迎。轉移過程中,紅軍某部連長陳樹容和幾名傷員路過涼水鄉,借宿在村民趙金和家中養傷。期間,這位連長給趙金和宣傳革命思想,講解打土豪分田地的道理。在紅軍戰士的宣傳感召下,懂得一些醫術的趙金和進深山采摘草藥,為紅軍戰士養傷治病。治好紅軍戰士們的傷病后,他還殺了一頭肥豬,給紅軍戰士滋補身體。按照當時的價格,紅軍戰士應付給趙金和銀元17.5元。但由于長途行軍,加上軍費緊張,紅軍戰士們身上的銀元已經所剩無幾,不夠支付這筆費用。和趙金和一家商量后,紅軍戰士們除了付給銀元,還付給趙金和15張蘇維埃幣,同時,陳連長寫下收條為憑。

    傷勢痊愈的陳連長和戰士們離開后,趙金和將收條和蘇維埃幣小心翼翼地存放在一個木匣子里。他對妻子說:這是一支不欺負老百姓的隊伍,是一支為了勞苦大眾的隊伍,他們一定會勝利回來的,我們等著吧!

    紅軍離開后不久,反動軍閥進村入戶,大肆搜查紅軍留下的物品,查找為紅軍提供過幫助的群眾,和群眾翻“舊賬”。雖然擔驚受怕,但趙金和舍不得把心里最珍貴的收條銷毀。冒著生命危險,他把裝著蘇維埃幣和買豬收條的木匣子放到豬圈的橫梁上藏起來,直到反動軍閥不再搜查后,再輾轉藏到柜子等更隱秘、安全的地方。

    反動武裝的舉動,令趙金和一家對紅軍更加信任,更加懷念。這張珍貴的收條,成為他心里珍貴記憶的寄托,成為與紅軍情感相牽的物證。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張收條,也不再是普通的收條了,而是“紅軍紀律嚴明,紅軍為群眾著想”的物證,化為廣大群眾對“紅軍必然勝利”的堅定信念。

    新中國成立的消息傳來時,趙金和非常興奮。他把木匣子的秘密,告訴了自己的兒子趙玉琳。在他心里,這就是最珍貴的“傳家寶”,要讓兒子也知道紅軍隊伍的好,把“傳家寶”傳下去。

    當趙玉琳打開木匣子、看到收條上寫著的“我軍走后轉來再用”字樣時,心里忍不住嘀咕,收條和這些蘇維埃幣已經留下17年了,是不是真的能夠“轉來再用”、進行兌現呢?于是,他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到遵義市涼水鄉公所,找涼水鄉民政村村長劉子良開了一張介紹信,拿著收條來到遵義人民銀行桃溪辦事處咨詢,工作人員了解情況后,當即兌換了35000元人民幣。1954年,中國人民銀行貴州省分行將這張收條捐贈給貴州省博物館收藏,是館藏的國家一級文物。文物展出時,這張收條被群眾親切地稱作“紅軍買豬條”。

    如今,趙金和的孫子趙元和在遵義會議紀念館里工作,傳承著紅色基因、講述著“遵義故事”:“紅軍在非常艱苦的條件下,還能嚴守紀律,不貪占群眾財物,現在生活這么好,我們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清白做人、干凈做事,續寫新時代的‘收條故事’,不斷砥礪初心、扛牢使命、實干擔當、奉獻作為,奮力走好新時代長征路?!?/p>

    (作者單位:貴州省遵義市委組織部)